鲁网 > 潍坊频道 > 文化 > 正文

那一天,溦溦沥沥夜不能寐

2018-06-20 16:58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向来不喜欢伤感的诗,曾不止一次的嘲讽多情之人“柔腻不真实”。

  寻觅,冷涩,凄;婆娑,溦沥,泪。

  向来不喜欢伤感的诗,曾不止一次的嘲讽多情之人“柔腻不真实”。但这几天翻看离别诗词集,泪却止不住地流,淅淅簌簌。这不争气的泪,你是怎么了!

  距离那一天,今天刚好是两个周。这两个周的晚上,我独自跑下楼,望着亮闪闪的灯,看着厚厚的离别诗诗集,寻觅着溜走的回忆,那天那晚,我已抛下太多,想来却仍是泪流满面,不知过去多少情情憽尔心,换得青葱茂汀。月有盈亏花有开谢,想人生最苦离别。

  也许很多人已走出溦沥的黑暗,我挣扎着,也想忘记那天。只是,每每看到那张充满违心笑容的分班照时,挣扎一番后又回到了过去。看着分班照,泪滴在这句话上: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不回头。心,冷涩。可回首,不回头?我做不到,深情难不回首念,岁月难待痴情人。灯下无影,寂寞难耐,只惜岁不待痴人,月不留旧情,故去新来,千千年之律也。

  我暗自讥讽自己的多情,讥讽从不流泪的自己哭了一晚。那晚,天好得很,明媚的月光洒在大树上闪烁,白晃晃的LED灯亮了我们将要离开的教室,泪珠挂在每个人脸上,灿灿的。我本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却被离别冲的我泪如泉滴,溦溦沥沥,凄凄惨惨戚戚。

  我快要忘记那晚我想了什么,做了什么。那模糊的记忆中,闪现着一小丝光芒。我只记得满脸奶油的我与我的伙伴们勾肩搭背的唱着歌,那调皮却又讨人开心的哥们们相互追逐嬉戏。已经十点多了,宿舍也快要关门了。旷大的校园里,只有我们与风。风刮着,吹在我们脸上,带走了泪珠,留下了泪痕。我回头向楼望去,只见朦胧中一个黑影动了动,“快回宿舍!”,竟是班主任球姐,她站在那望着我们,犹如树望着飞离的鸟。泪眼婆娑,却又要忍住,球姐不希望我们这样。嗟,别离之中的人啊,多情难言之心怎生谈!

  那晚,我破例发了一条说说。躺在床上,闭上眼却无法入睡。打开手机,一条条思旧的说说又蹦出来,看完后泪又扑簌的打湿了我的头发。月光映在床边,多好的天啊,而我却总是听到外面溦溦沥沥下个不停,雨愫懞濛。唉,人生自是有情痴,可能我就是那一个吧。蒙上被,却又睁着眼,我努力的想忘掉这悲伤一晚却总是想起我们快乐的往事,泪顺着眼角淌了下来,这一夜,不眠。夫我为何如此多情?!花柳青春人别离,人就是逃不过啊,奈我如何?

  那晚过后,我对于那多情之人有了些理解,也许经历了一晚的不寐,我与这些人产生了一些共鸣。伤心之人,必是多情之人。离别之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华年往事,往日情缘,怅望空留,回头问残照,残照更空虚。

  今,虽已过去了两周,每每想起那晚,心中便感慨万分。不是我适应能力不强,亦不是我排斥现在的班级。只是岁岁月月盼未来,却来了人散花落灯无影;年年日日,想梦想,却不知破伶忆忆零疏少,念旧声影怜少存。近水楼台月中圆,花尽泪干何苦鸣?唉,终是抵不过,无罪于岁,尚且安!(作者:潍坊一中高71级17班 王潇可)

  


初审编辑:正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