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潍坊频道 > 文化 > 正文

北海冯氏家族的变迁

2018-06-11 10:30 来源:潍坊晚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在当地人的口中,偶园又叫“冯家花园”,多年前,大门的一侧还挂上了“青州市人民公园”的牌子,后来,青州市大力打造古城旅游,讲究“修旧如旧”,那块白底黑字的“青州市人民公园”的牌子被取了下来,只保留了原来古色古香的两个字“偶园”。

  在当地人的口中,偶园又叫“冯家花园”,多年前,大门的一侧还挂上了“青州市人民公园”的牌子,后来,青州市大力打造古城旅游,讲究“修旧如旧”,那块白底黑字的“青州市人民公园”的牌子被取了下来,只保留了原来古色古香的两个字“偶园”。

  冯溥归故里 青州建偶园

  偶园曾经的主人叫冯溥,他在清代顺治年间中进士,做过太子太傅、刑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等职。实际上,冯溥也是康熙十分倚重的“辅弼重臣”。《清史稿·冯溥列传》记载:世祖幸内院,顾大学士曰:“朕视冯溥,乃真翰林也。”清世祖是顺治皇帝,康熙的老爸,可见这父子两代皇帝对冯溥都很赏识。

  冯溥后来做了康熙的老师,被人称为“盛世阁老”,1683年,他73岁时告老还乡,离京前,据说他把自己在北京居住的“万柳园”奉送给了康熙,康熙则下令把清朝没收的明朝青州衡王府的一部分赐给了冯溥。冯溥回到青州后,在衡王府花园的基础上,修建了这座颇具江南韵味的园林。修建的过程中,冯溥时不时地想起京城的万柳园,“无独有偶”,根据此意,他给青州的这个园林取名“偶园”。

  当然,偶园名字的来历并没有很明确的史料记载。对于冯溥来说,偶园只是他众多园林中的一个。

  久羁仕途的冯溥回到家乡后,寄情山水,吟诗作文,每当有门生故吏来访,他常常会带他们去另外一个地方游玩,并留下了不少诗词,这就是被称为“浮山冶水”的临朐冶源,浮山那时叫“海浮山”,冶水指的是“熏冶湖”,现在临朐老龙湾的所在地,此处是冯家的祖产,冯溥的爷爷的爷爷那时候购置并传下来的。

  冯家是老百姓口中的“侯门”,这个家族,在明清两代二百多年中,出了13位进士,14位举人,53位贡生,278位秀才,有5人的作品入选《四库全书》。

  冯裕人品文品皆优 四子诗文蜚声齐鲁

  清代学者王士祯称:“二百年来,海岱间推世学者,必首临朐冯氏”。

  冯氏世家的崛起源于冯裕,冯裕生活的年代是明朝中期。那时,寿命为276岁的大明王朝刚刚走过了一半的岁月。正德三年(1508),家境贫寒的冯裕考中了进士。他的第一个官职是华亭县令,在今天的上海市。后来,又当过南京户部员外郎、贵州按察副使等职。1534年,做了26年官的冯裕遭人弹劾,解官回到故乡,这一年,他55岁。

  冯裕性格刚直,勤奋务实,不尚空谈。他曾说:“希宠者负君,媚人者负己,谋身者负人……平生盖三无负矣!”不希宠,不媚人,不谋身,这是冯裕的精神品格。他做的最大的官是贵州按察副使,相当于正四品,算不上显赫。使他青史留名的是他的人品文品及他的儿子们。

  回归故里后,冯裕与青州的文人们组织了“海岱文学社”,以诗歌的形式记录现实,抒发情怀,他的128首诗结为《方伯集》,其中不乏反映人民疾苦的诗作。

  冯裕的这种思想无疑影响了他的儿子们,他一共生育了七子三女,其中有几个夭折的,后来长成的四个儿子,冯惟健、冯惟敏、冯惟重、冯惟讷,以诗文蜚声齐鲁,人称“临朐四冯”。

  “临朐四冯”中,官做得最大的是冯惟讷,官至布政使特进光禄卿,相当于从二品。官方写的历史中往往以官职论英雄,在《明史》中记载:“惟重、惟健、惟讷皆有文名,惟讷最著。”其实,就今日的文学史眼光来看,冯氏四兄弟中就文学造诣而言,对后世影响最大的,是只做过几年正六品小官的冯惟敏。

  冯惟敏被后世称为“曲中辛弃疾”,后世学者认为他是“明代曲家第一人”,他的散曲现存小令500多首,散套近50套,在明代曲家中独树一帜。

  冯惟敏最有名的作品是杂剧《僧尼共犯》,写的是一僧一尼苟合被街坊邻居捉到官府,判官将两人打了一顿板子,勒令二人还俗,名义上是将他们逐出佛门,实际上是成就了一段姻缘。

  清军入关明朝衰败 冯氏子孙各有选择

  岁月悠悠。冯惟敏在临朐冶源住过多年,至今保留在老龙湾公园内的江南亭据说就是他所建。后来,他当了爷爷。明代万历四年(1576),他的孙辈中有个叫冯琦(冯惟重的嫡孙)的孩子去省城参加乡试。冯惟敏写了一首散曲为他送行。其中有几句:“论干支应验如何?子也登科,丑也登科。桥梓联芳,祖孙绳盛,世沐恩波。”冯琦在那年高中举人,又在第二年赴京城的会试时中了进士,后来成为万历年间的重臣,力主抗倭,在“万历三大征”中起过重要的作用,官至礼部尚书。

  从这一点上看,冯惟敏是预言大师。

  等到冯琦成了爷爷的时候,冯家的孙辈中又出了一位济世重臣,就是我们开头提到的冯溥,偶园的主人。冯溥在任上时据说刚直无私,爱才惠民,主张“省刑薄赋”,受到朝野的尊重。

  年轻时的冯溥及当时的冯氏家族遇上了改朝换代。那时国家动乱、明朝衰败,清军入关。在一系列的动荡之中,冯氏子孙们的选择也不同。例如,当时在明朝为官的冯瑗,率兵抗击清军,与努尔哈赤干过仗。另一位冯家的子孙冯三仕,明亡之后流落海外,退到朝鲜,以反清复明为己任。还有的冯氏子孙选择了隐居故里,不做清朝的官。而冯溥的选择是积极入世,迎接新朝代。

  谁是谁非?即使几百年之后再看,我们也很难分辨得清楚明白。

  或许,在时代的风云面前,不违本心,便是最好的选择。

  冯氏家族历时七世 岁月沧桑侯门不再

  偶园中有四块奇石,分别状如“福、寿、康、宁”四个大字。据说这是明朝衡王府中的旧物。

  当时的学者安致远在《青社遗闻》中描述过衡王府败落的情形,感叹说:“回首繁华,已成昔梦。奇花怪石全入侯门,画栋朱梁半归禅刹。”

  那个年代的青州,能够被称为“侯门”的应该就是冯氏家族。

  又过了二三百年,“侯门”也早已不在了。

  研究者说:冯氏家族从明朝中期的冯裕兴起,历时七世,至清朝的冯溥后衰落。此后,没有出过对历史有影响力的人物。一直到清末,老龙湾、偶园,还是冯氏的子孙在管理。1950年,偶园被收归国有,老龙湾在1995年被山东省政府批准为省级风景名胜,现为AAA级风景区。

  岁月沧桑。无边的权力、巍峨的宫殿、坚硬的石头,都经不住岁月的洗礼。不管是王府,还是侯门。

  但是,仍然有一些东西留存了下来。


初审编辑:正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