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潍坊频道 > 文化 > 正文

【潍坊酒文化】记忆里的景酒味道

2017-11-13 11:26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周末,连吃两场喜宴,一处在昌乐,一处在潍坊。不同的是喜主,相同的是喜酒——景芝酒。

  鲁网潍坊11月13日讯 周末,连吃两场喜宴,一处在昌乐,一处在潍坊。不同的是喜主,相同的是喜酒——景芝酒。

  看着桌上摆的景芝酒,由于开车只能过一把眼瘾。看着喜宴现场,喜主家轮番合影,思绪也伴着酒香回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彼时,每个县市都有自己的白酒品牌,我家在安丘南部,自然家中长辈喝的全是景芝酒。

  由于父母工作繁忙,我自幼生长在姥爷家,由姥姥姥爷抚养至上小学。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北方农村,农民收入还较低,景芝酒厂产的白干颇受欢迎,只因酒好价格低。犹记得,姥爷喜酒,但不嗜酒。“干完农活,盘腿在炕上,把酒壶倒满白干,把酒壶一烫,倒在酒盅里,夹一口小菜,抿一口小酒”——至今,姥爷的这些动作仍在深深藏在我脑海里。

  记得父亲说过一段趣事:有一年,姥爷在家招待客人,喝到兴起,用筷子沾了一滴白酒,让五岁左右的我舔了一口。据父亲回忆,我当时并未被白酒辣哭,但却有了喝醉的迹象。老人给孙辈滴酒,现在想想包涵了多么深切的爱意。惭愧的是,我对这段记忆几乎没有印象,印象最深的却是拿着家里喝完的酒瓶,去村里小卖部换雪糕吃。

  后来,想了想,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劳作了一天,长辈们喝口酒,更多的是在酒精麻醉下,让身心能够得以休息,第二天继续在农田里劳作,维持一家人的生机。

  景阳春、景芝白干,是姥爷家里经常出现的白酒,也是最受村里老少爷们喜欢的白酒。每逢红白事,酒席上有景阳春、景芝白干,那酒席自然热热闹闹,长辈们喝的面红耳赤,讨论着家长里短,甚至国家大事。

  在我大一时,姥爷因病去世。回到姥爷的村里,在姥爷的老屋,给他老人家守灵时,我想到再也不能看到姥爷抿酒的样子了。那几天,我在老屋走在走去,寻找小时候的记忆,墙上的粉笔画,屋角的酒瓶,每一段都那么珍惜,每一段都值得回味。

  如今,我已工作、成家,也有了孩子。每逢酒场,喝的也多是景芝酒。说来奇怪,喝其他品牌的白酒,酒后总是头疼难受,但喝景芝酒就没有任何事情。或许,这与童年时,姥爷的那滴白酒有关。当然,这只是个人的美好猜想,更主要的是景芝酒的好品质。(通讯员 张秋德)


初审编辑:纪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