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潍坊频道 > 文化 > 正文

【潍坊酒文化】父亲的另一面

2017-11-13 10:58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我的父亲老陈同志,是个不善言辞的人,“父爱如山”这样的词用在他身上尤为贴切。记得在外地念书的那几年,想起他,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他坐在餐桌前配着几个简单的小菜独酌的场景。没错,他喜欢每餐喝一小杯白酒,亲近的人都对他这个“不良嗜好”愤愤已久。但是,也是酒让我发现了老陈的另一面。

  鲁网潍坊11月13日讯 我的父亲老陈同志,是个不善言辞的人,“父爱如山”这样的词用在他身上尤为贴切。记得在外地念书的那几年,想起他,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他坐在餐桌前配着几个简单的小菜独酌的场景。没错,他喜欢每餐喝一小杯白酒,亲近的人都对他这个“不良嗜好”愤愤已久。但是,也是酒让我发现了老陈的另一面。

  这天,只有我们父女两人在家吃饭,老陈兴致很好,做了他拿手的酸菜鱼和几个简单的小菜。父女两人相对而坐,简单地聊着各自的工作和近期的学习生活情况。可能是聊天的内容略显无味,老陈端起酒杯小啜了一口,我见此情景准备劝他一番。

  “听说现在不少白酒都不合格,喝了对身体不好呢,你没事少喝。”

  “那是勾兑的,我这是粮食酿造的!”老陈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酒杯,伴随着细微的脆响飘出一丝浓浓的香气。

  “现在满地都是无良商家,你没亲眼看见别太容易相信!”我不甘道。

  “谁说我没看……”

  老陈说,他曾有幸与朋友一起前往安丘参观景芝酒厂,从酿造到包装成瓶,各个环节完全透明,让他深深地信服了。话已至此,我也不再反对他的爱好。在酒精的作用下,老陈似乎变得兴奋起来,从他的景芝之行,讲到同行的朋友,再讲到他念书的时光。提起他与妈妈初见的情景,老陈眼睛里闪烁着光“第一次见就认定她了!”语气坚定又带着一丝怯懦,我仿佛能看见二十多年以前那个一无所有又踌躇满志的刚刚走出校园不久的大学生。

  “所以,你交了朋友一定要带来让我跟他喝顿酒!”话锋一转,老陈定定地看着我,接着说:“我一直相信,酒品见人品。你老爸的眼睛还是很稳的。”我问他:“如果我遇到一个像你年轻时一样的人呢?”他低头思索了一会儿,轻轻摇了摇头。“可是你还是从姥爷手里领走了我妈!”我说。“他说了可不算。”说着老陈将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养女儿就这不太好……”眼神里的情绪也变得复杂起来,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今年闺蜜结婚时,我被拉去做伴娘。新郎迎亲有一个环节是“新娘父母的叮嘱”,闺蜜妈妈细细说着诸如相互包容一类的话,轮到闺蜜爸爸时,他竟变得极不自然,虽然坐姿仍旧挺直,但一张叠好的纸巾已被他揉搓的不成样子,只反复念叨着“你们好好过”这几个字。气氛在司仪的带动下渐渐热闹,众人起哄玩闹的时候,闺蜜的爸爸独自快步下楼去了。现在想来,可能是看着女儿成家的喜悦、离开自己身边的不舍和心疼她即将面对经营生活的不易这些情绪糅合起来一时间太难消化。不知到了我的那一天老陈会作何表现,大概会像其他父亲一样,内心五味杂陈却又无以言表吧。

  那天,我们父女两人聊了许久,从他第一次见到我时激动而不知所措的情景到他看到我的成绩单时复杂的心情……或许是之前我太小,也或许是他太忙,总不得机会说出心底的话,表达出对彼此的关心,而这些其实一直都藏在生活的细枝末节里。

  借着这几杯酒,我发现了老陈褪去工作时的严谨和被生活打磨的无奈以后,饱含深情的一面。酒能让人变得柔软,让那些心底深处的感情多个出口,轻松飞向身边的亲人。

  最后我也只能劝告老陈“小酌怡情,豪饮伤身!”(通讯员 陈希岩)


初审编辑:纪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