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潍坊频道 > 文化 > 正文

【返乡随笔】皮匠---一个即将消失的行业

2017-02-15 15:26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有句俗话说的好“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比喻人多智慧多,有事请经过大家商量,就能商量出一个好办法来。但是这句俗话也让我知道了一个行业,叫“皮匠”。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这个行业就是我们日常在生活中所见到的修补皮具、缝补修鞋子的“皮匠”。

  鲁网潍坊2月10日讯 有句俗话说的好“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比喻人多智慧多,有事请经过大家商量,就能商量出一个好办法来。但是这句俗话也让我知道了一个行业,叫“皮匠”。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这个行业就是我们日常在生活中所见到的修补皮具、缝补修鞋子的“皮匠”。

  打我记事开始,我的老家村庄每逢阴历三八集市上,就有十几个皮匠的摊位,皮匠师傅腰里扎着围裙、胳膊上戴着套袖,飞针走线的忙碌着,摊位前围着一圈坐着马扎等着修鞋的大闺女小媳妇们,有些老娘们等不及了的,就把需要修理的鞋子放在皮匠师傅摊位前,等到散集时再来取回家去,遇到活儿多,过了晌午散集了皮匠师傅还在在忙着。尤其到了年集,这些师傅的生意尤其的好。集市上修鞋皮匠师傅在摊位前被大闺女小媳妇团团围绕着,个个都在努力展示自己的好手艺,巧舌如簧锻炼自己的好口才,哄的老主顾们开怀大笑,以便多来照顾自己的买卖,尤其是年集,买卖格外好,这种影像一直烙印在我儿时的记忆中…

  小时候在老家的农闲季节,夜晚饭后在昏暗的灯光下,俺娘一针一线给我们做的条绒棉鞋鞋帮,做好了鞋帮,娘再找皮匠去砸上系鞋带的扣眼,照着鞋样大小割上胶皮鞋底,一件件完美的作品便呈现在们的脚上。我们兄妹仨小时候冬天穿的棉鞋大都这样子做成的。让心灵手巧的母亲可以展现自己的针线活的手艺才华,胶皮条绒棉们穿在我们脚上,暖在我们心上,乐在母亲的脸上。

  年前,大年二十八我回到的了老家,正逢庄里大集,当我走到唯一的一个修鞋皮匠的摊位前时,似曾相识的修鞋皮匠师傅,当年朴实憨厚的红脸汉子,变成了头发雪白,皱纹沟壑纵横,佝腰驼背的老头,摊位前除了几位老年顾客在闲聊天,师傅的手里也是没有什么营生可干,与我们记忆中,摊位前一定会有几张黑色的胶皮供顾客割胶皮鞋底的胶皮也不见了踪影。我蹲下便于师傅闲聊,我问道:“师傅,现在生意好做吗?”“哎!好做什么?没有什么营生可做了,这个买卖马上就要消失了的”我便为:“为什么呢?”,“现在生活好了,哪里还有修鞋的?现在的年轻人,鞋子还没有穿破,只要样子不够新颖的,便扔掉的了,垃圾箱里,经常随处可见,崭新的旧鞋。”“以前讲究点人,买回的新鞋,先把新鞋的后跟修整一下,现在都没有这么干的了,哈哈”闲聊中,修鞋皮匠师傅对于即将消失的干了一辈子的行业充满了不舍,眼中也是充满了无奈……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不晓得这个三百六十行有没有“修鞋皮匠”这样一行,但是在当下互联网+的时代,有多少传统的行业消失湮没在历史的商业文明之中,又有多少行业诞生于商业创新迭代层出时代之中…

作者 鲁网潍坊新闻中心 赵岳


初审编辑:庄重
分享到:
./W02017021555935988904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