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潍坊频道 > 潍坊新闻 > 正文

近年来压岁钱水涨船高,变成“甜蜜的负担”

2018-02-12 13:23 来源:潍坊晚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长辈给晚辈准备压岁钱是从古流传至今的传统年俗。然而,春节还没到,许多人已经为压岁钱头疼起来:工资没涨,压岁钱却“水涨船高”;二孩到来,拿出的压岁钱翻倍……2月11日,记者调查发现,对许多长辈和未婚一族来说,压岁钱俨然变成了“甜蜜的负担”。

  长辈给晚辈准备压岁钱是从古流传至今的传统年俗。然而,春节还没到,许多人已经为压岁钱头疼起来:工资没涨,压岁钱却“水涨船高”;二孩到来,拿出的压岁钱翻倍……2月11日,记者调查发现,对许多长辈和未婚一族来说,压岁钱俨然变成了“甜蜜的负担”。

  家族壮大,得包36个压岁包

  临近年根儿,大多数人都留在家里“忙年”,而临朐县寺头镇54岁的王先生却还在潍坊市区要账,等着拿到工程款好回家过年。

  “厂里等着算账,工人也等着领工资过年呢。”王先生有点无奈地说,今年生意不好,到现在一笔账都没收上来。几天前,市区的这家公司答应给一部分钱,他趁着到市区探望病人便住了下来,想等着拿到钱再回家。

  王先生告诉记者,每年春节,光压岁钱对他来说就是一笔不小的负担,今年还要翻倍。在临朐农村,他们这一辈人少说兄弟姐妹四五个,多则近十个,而他们多数有两三个孩子,如今孩子们早已进入婚育年龄。“现在过年都给孙子辈准备压岁钱,光这一块一年也得支出一两千元。”王先生说,更让他头疼的是,随着“二孩时代”的到来,孩子们绝大多数都已经生了二孩,所以最近几年支出的压岁钱也跟着翻倍。

  对王先生家来说,2017年是特殊的一年:结婚多年一直未生育的女儿生下龙凤胎,儿子、小女儿家里也添丁。“过年肯定要给他们准备红包。”王先生数了一下,仅夫妻俩及双方兄弟姐妹的孙子辈,就有36个人要给压岁钱,对他来说这确实算是一个“甜蜜的负担”。

  过年红包花去一个多月工资

  近日,28岁的蔡先生赶在回家之前到超市买了一包红包,准备春节期间包红包和压岁钱用。“春节前要到岳父家走访,除了带东西,按照惯例要准备2000元红包。”蔡先生说,自从参加工作后,他开始给两个姐姐家的孩子包红包,“现在她们都是一家两个孩子,一个孩子200元钱。”除此之外,除夕夜他还会给自己的父母每人500元红包,一个月的工资根本不够。

  蔡先生是昌邑市卜庄镇人,大学毕业后在潍坊市区一家广告设计公司工作。别看他红包给的大方,其实经济压力非常大。他说,在双方家长的催促下,他和女友的婚事已经提上了日程,前年他在经济开发区贷款买了一套房子,不过还没有交房,只能暂时租房住。一边交着房租、一边还着房贷,这样的生活并不轻松。

  “去年,我们这个行业不景气,能发下工资来已经算是不错了。”蔡先生苦笑着说,今年他的工资又回到了刚参加工作时的水平,加上过年支出,自己真是“压力山大”。

  为减轻负担,彼此协商红包金额

  家住潍城区鲁发名城小区的周女士刚生了二孩,考虑到春节期间长辈和兄弟姐妹要给儿子准备压岁钱,她提前跟长辈打了招呼,给儿子的压岁钱不能超过100元。同时,她也和几个小姑子、姐姐说好,互相给对方孩子都是100元,既收到了彼此的祝福,又不给对方增加负担。

  “钱少了拿不出手,钱多了又承受不起。”周女士说,过年本是一件喜庆的事,很多人却因红包陷入两难境地,为此她和丈夫商量出了这个办法。“我们小时候过年,长辈也就给个5元、10元买点零食,现在动不动就200元钱起步,而且形成攀比之风。”周女士认为,给孩子压岁钱原本是长辈表达祝福的一种方式,现在有点变味了。

  不少市民表示,如今过年给孩子压岁钱已经成为人情往来的重要部分,很多家长会把孩子收红包的情况详细记录下来,当对方遇到红白喜事时再加倍回赠,这样一来双方的压力都很大。倒不如将压岁钱换一种方式,比如变成图书、文具,同样寄托了长辈的期望。


初审编辑:正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