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潍坊频道 > 潍坊新闻 > 正文

他家成了"藏音阁" 收藏的音像制品已达千余件

2017-12-06 10:51 来源:潍坊晚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家住城区潍棉小区的邱军委从小热爱收藏音像制品和设备,如今家中收藏的唱片、磁带、录音机等有1000多件,可以算是一个小型的收藏馆。27岁的邱军委说,他收藏的每一件音像制品和设备都承载着满满的时代记忆。

  邱军委收藏的音像制品和设备已达千余件

  家住城区潍棉小区的邱军委从小热爱收藏音像制品和设备,如今家中收藏的唱片、磁带、录音机等有1000多件,可以算是一个小型的收藏馆。27岁的邱军委说,他收藏的每一件音像制品和设备都承载着满满的时代记忆。

  燕舞收录机,敲开了收藏大门

  12月4日,记者来到潍棉小区邱军委的家,这里简直是一个音像制品和设备的小型收藏馆,唱片、磁带、录音机、收音机等到处都是。

  邱军委老家诸城,从小就喜欢电器一类的东西。小学三年级时,为了弄清楚唱片机的原理,邱军委偷偷将家中的一台老唱片机拆了研究。“我父亲知道后非常生气,后果可想而知……”邱军委笑着说,他那时候就非常喜欢琢磨研究这一类物品,之后又接触到了其他电子产品,还买书自学了电子产品的拆卸和检修。

  上世纪80年代,燕舞收录机的广告登陆各大电视台,火遍大江南北。直到现在,许多人都还记得广告中抱着吉他、听着双喇叭、跳着迪斯科、唱着“一曲歌来一片情”的“燕舞小子”。上世纪90年代,随着CD、VCD等新型家电音响产品的出现并普及,燕舞逐渐没落,然而那个广告却让邱军委记忆犹新。

  邱军委的第一件所谓的正式“藏品”,就是一台黑色燕舞收录机。这台机器不仅可以放唱片,还可以放磁带,并支持收音机功能。“这台机器本来是邻居在搬家的时候准备当废品处理掉的,我觉得非常好,不仅用料扎实,而且十分难得,如果当废品处理的话就太可惜了。”邱军委说,虽然当时已经到了废品商的手里,最后他还是“软磨硬泡”收了过来,“虽然没花太多钱,可是非常有意义,是它敲开了我收藏生涯的大门。”

  宁肯饿肚子,省出钱来买藏品

  邱军委出生于1990年,童年正经历着华语乐坛的黄金时代,因此作为载体的音像产品也在那个年代高速发展。上世纪90年代,便携式音像设备异军突起,拥有一台随身听成了邱军委当时最大的梦想。他经常把生活费省下来,去买便宜的随身听。“我的老家在农村,记得那时候要花30多元钱才能买一个便宜的随身听。”邱军委说,能买上一个随身听感觉非常幸福,因为那时候能一边走一边听,在别人看来是非常“新潮”的。

  随着逐渐长大,邱军委慢慢发现了一些更好更有收藏价值的随身听。虽然自己并不富裕,但他同样会用省下来的钱千方百计淘来。有一次,为了收藏一个非常喜爱的随身听,他省下午饭钱,攒了大约一个月,最终淘来了。因为一天只吃两顿饭,当时邱军委瘦了不少,别人问他,他就说在“减肥”。

  之后,一些老旧收音机又引起了邱军委的注意。说起这些“宝贝”,他总是格外兴奋,其中一台飞利浦收音机在全国很少有,邱军委当时花了不少钱,为此还借了一些钱,通过网上的“机友”介绍好不容易才淘来的。

  “这台收音机是上世纪80年代末生产的,看起来也有八九成新,养护得非常好,原套说明书也都有。”邱军委对此爱不释手,这台机器至今仍然灵敏度高、选择性好,而且声音非常有特色,音质仍然十分不错,最主要的是抗干扰能力非常强。

  巧手搞维护,废旧藏品获新生

  除了咏梅、熊猫、长江、爱华、索尼等国内外知名品牌的音像设备外,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的黑胶唱片、薄膜唱片等音像制品也都是邱军委的收藏对象,在他大约17年的收藏生涯中,藏品“扩张”到了1000多件。

  一张李谷一的黑胶唱片是上世纪70年代末的,是邱军委手头上年代最久的一张唱片,因为音质比较独特,很受音乐发烧友的喜爱。当年为了这张唱片,邱军委坐了大约两天的火车才淘到。就算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邱军委依然愿意听“古老”的唱片和磁带,享受别样的音乐意境。

  邱军委家中其中一个房间里不仅装满了淘来的宝贝,还有一些维修设备,被改造成了一个“设备维护室”。这是邱军委为了维护一些“状况不好”的藏品而特意设置的,许多已经无法正常使用的设备在他的捣鼓下重获新生。

  这些老旧物品可能在别人眼里并不值多少钱,可是对于邱军委来说意义非凡。他觉得自己收藏的每一件音像制品和设备,都承载着满满的时代记忆,他会继续收藏下去。


初审编辑:纪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