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潍坊频道 > 法制 > 正文

日里、夜里、三顾茅庐只为“等你”——潍坊寒亭法院执行干警成功执结一起五年骨头案

2018-08-01 19:21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表盘上的指针来到19:30,寒亭法院办公楼的灯陆续熄灭,但五楼的执一庭依旧灯火通明,从早上4:00起床,执行员卢玉亭和法警李治坤已是连续工作15个小时。

  鲁网潍坊8月1日讯(记者 张盟 通讯员 黄腾腾)表盘上的指针来到19:30,寒亭法院办公楼的灯陆续熄灭,但五楼的执一庭依旧灯火通明,从早上4:00起床,执行员卢玉亭和法警李治坤已是连续工作15个小时。

  “有两位女士在传达室说要找你”李治坤接到法院传达室打来的电话,他知道自己等待一天的“客人”到了。

  顶着寒气逼人的北风,李治坤裹了裹警服,匆匆下楼,去迎接那两位特殊的“客人”。原来这是被执行人王某的妻子和姐姐,此次来法院是为了交赔偿款,好领丈夫回家。

  交通肇事后“躲猫猫”,

  迟迟未履行赔偿义务

  故事还要从六年前说起,2011年12月8日傍晚,一辆无牌车辆撞倒李某后迅速逃逸,路人万某、姜某上前对李某进行施救。当时,天色已黑,驾驶货车的王某因疏忽大意,没有看清前方路况,不慎再次撞上万某和李某。该事故经潍坊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寒亭大队认定,货车驾驶员王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李某、万某不承担事故责任。

  原告李某受伤后先后入住潍坊市寒亭区人民医院、潍坊市脑科医院、潍坊市人民医院诊治,共住院43天,花费医疗费12万余元。经潍坊渤海司法鉴定所鉴定,原告李某的外伤分别构成八级、十级伤残。

  后来,寒亭法院判决被告保险公司给付原告李某12万元,被告王某赔偿原告李某共计10万余元。但判决生效后,王某以种种理由推脱,拒绝偿还,原告李某遂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13年,案件进入执行程序,被执行人王某拒不配合法院工作,躲避执行,长期和法院玩“躲猫猫”。执行干警通过调查,先后多次去到王某家中,均未找到王某,通过询问街坊邻居得知,王某已经长时间不在家居住。人找不到,相关的财产线索也是一点消息也没有,该案被迫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多方打听斩获线索,

  工地打工借用丈母娘名字购车

  虽然终本了,但这件案子却让卢玉亭如鲠在喉,一直挂念在心里,时刻关注着有关被执行人的消息。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上半年,卢玉亭经多方打听得知,被执行人王某最近在一处建筑工地负责泥罐车运输,并且经常开着一辆雪铁龙轿车上下班。

  雪铁龙轿车?从13年接手这件案子开始,卢玉亭一有时间便查询王某及其妻子的财产车辆信息,却从未发现两人名下还有过一辆雪铁龙汽车。

  为了搜集到确凿证据,避免风吹草动,卢玉亭带领李治坤穿着便装多次到王某所在的工地查看,只要是工地上停放的雪铁龙轿车,卢玉亭都一一拍下车牌号,好便于比对查找。

  但查询后的结果却并没有卢玉亭想的那么简单,这几十套车牌号在公安系统里,没有一辆车的车主信息能与王某及其妻子匹配。可能换做别人,也许就打退堂鼓了。但这却难不倒经验丰富的老执行员, “只要是车主年龄在65岁以上、18岁以下的全部记下来。”终于在几十位车主中发现了蛛丝马迹,一位70岁的女性车主浮出水面,经证实这位老太太正是王某的丈母娘。

  日夜蹲守,

  工地被窝里捉获“老赖”

  借用丈母娘名义购车,为了规避执行王某可谓是煞费苦心。但企图用小伎俩在执行干警这瞒天过海可没么容易,卢玉亭来到4S店,查到了当时该车的购车记录,付款人正是王某。确定了王某是该雪铁龙轿车的实际主人,熟悉了王某工作地点,见时机成熟,报请院长批准后,执一庭庭长张剑平决定开始拘留计划。

  由于不能确定王某是在家还是在工地,如果采取强制措施抓捕,极易打草惊蛇。为此,张剑平决定以静制动,守株待兔。保险起见执一庭干警兵分两路,分别在离王某家和工地较远的地方选中一处监视地,从早晚5点-8点这个时间段,观察王某一家人的动向。

  说来奇怪,王某好像察觉到什么,连续两天,村里、工地都未发现他的身影。难道是因为王某看到了警车,又躲了起来?一次次的空手而归,也让连续早起蹲守的干警有些气馁。

  “总有回窝的时候,继续等!之前付出的努力不能白费!” 12月27日早上4:30,在张剑平带领下执一庭再次全体出动。鉴于王某的反侦察能力,这次拘留行动换上了执行干警的私家车进行监视,警车停在远处待命。时间到了早上7:10,见王某的妻子锁上大门送孩子去上学,张剑平知道王某应该没在家。正当大家沮丧之时,在工地的那路执行干警传来好消息,“王某抓到了!”

  “大冷天起这么早来找我,真是辛苦你们了”这是尚在被窝里的被执行人王某说的第一句话。经过连续多天的蹲守,终于在工地上成功抓获躲藏多年的“老赖”王某。

  电话调解,

  五年骨头案圆满终结

  人总算是抓到了,但从王某的态度来看并不想还钱。卢玉亭又陷入了沉思,虽然可以将车辆拍卖,但时间较长,且有流拍的风险,对于急需赔偿款维持后续治疗的李某来说,重要的就是尽快将钱款执行到位。卢玉亭决定尽最大努力调解此案。很快,卢玉亭拨通了李某家属的电话。

  “被撞这么多年,医药费花了一大把,保险公司是赔了,但王某该赔的却一分没见着,后续治疗也成了无底洞”电话一头原告李某家属一阵诉苦。

  “前车撞人逃逸了,责任却全部我承担,没有比我倒霉的了”“钱没有,车是我丈母娘的,我只是借着开开”王某显得既委屈又理直气壮。

  你一言我一语,气氛越来越凝重。

  “不管怎么样,交警部门认定事故是你的全责,这无法抹去。法院作出了判决,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履行法律文书是你应尽的义务。”卢玉亭对着王某讲道。

  “虽然车在你丈母娘名下,但我们有充足证据证明这辆车实际拥有者是你,可以查封拍卖。”李治坤补充道。

  没想到自己耍心眼留在丈母娘名下的车也能被拍卖,被执行人王某一听有些慌了神。

  “这两年我真是没赚到钱,最多能凑出1万块赔给他”

  “等了这么多年就还1万?不行!”

  王某有了还钱的意思,但双方却又在钱数上产生了分歧。

  “你这辆车,拍卖也能值几万,而且车卖了,还会继续对你执行余款,有钱不还,还会对你进行司法拘留,情节严重还会判你拘执罪。”卢玉亭趁热打铁,赔偿数额也从1万一点点增加到4万!

  终于在卢玉亭的调解下,双方达成和解协议——被执行人王某赔偿李某4万元,先行垫付6000元,余款1月10日前凑齐交到法院。

  一直等到晚上7:30,王某的妻子和姐姐才匆匆来到法院交赔偿款,这才有了开头一幕。“可要回家好好补一觉了”卢玉亭和李治坤伸了伸懒腰,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其中还有一段小插曲,被执行人王某临走时,紧握着老卢的手一阵感谢。原来,为了中午能让王某吃上热乎饭,卢玉亭特意自费给王某订了一份肉馅水饺,而自己和李治坤只是去食堂打了俩包子。“谢谢中午招待的水饺,给你们添麻烦了,实在不好意思。”卢玉亭的这一温馨举动也深深打动了被执行人。

  1月10日上午,被执行人王某按照约定来到法院,交上了4万元执行款,这起长达五年的骨头案也就此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而老卢喉咙里的那块“鲠”也终于吐了出来。

  “去民之患,如除腹心之疾。作为关乎百姓民生的一件大事,破解执行难不是一句空话,再远必克,再难必破,再小必执,再硬必啃!”卢玉亭坚定的说道。


初审编辑:正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