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潍坊频道 > 法制 > 正文

养殖户贪便宜吃大亏 问题兽药害死1.5万只小鸭

2017-03-17 11:08 来源:潍坊新闻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正鸭病毒性肝炎是养鸭业的常发病之一,寒亭区朱里街道的养殖户徐先生为了节约成本,用了寿光市朱某自制的卵黄抗体给1.5万只雏鸭注射,导致雏鸭全部死亡。3月16日,寒亭区人民法院判决,朱某犯生产、销售伪劣兽药罪,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800元。

  正鸭病毒性肝炎是养鸭业的常发病之一,寒亭区朱里街道的养殖户徐先生为了节约成本,用了寿光市朱某自制的卵黄抗体给1.5万只雏鸭注射,导致雏鸭全部死亡。3月16日,寒亭区人民法院判决,朱某犯生产、销售伪劣兽药罪,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800元。

  事发  打完抗体 雏鸭大量死亡

  寒亭区朱里街道的徐先生与妻子在村里以养鸭为业,是朱某的老客户,之前两次用过朱某自制的卵黄抗体,小鸭苗均健康地成长,没有出现问题。今年开春,徐先生又新进了一批鸭苗需要打卵黄抗体,防治鸭病。因为新进这批鸭苗是一公司的合同鸭,需要悉心照料,不能出差错。保险起见,徐先生去诸城一兽药公司采购正规鸭病毒性卵黄抗体,但由于正规厂家生产的抗体价格较高,徐先生一打小算盘,为了节省开支,便只买了几瓶250毫升的卵黄抗体,剩下的想买朱某的自制抗体。

  经讨价还价,徐先生按照每斤20元的价格从朱某那儿买来49斤自制卵黄抗体。抗体一到位,徐先生便开始为雏鸭注射鸭病毒性卵黄抗体。然而抗体全部注射完毕后,2、3、4号棚的雏鸭很快便出现不饮水、不采食的情况,5个小时后,雏鸭开始大量死亡,当天夜里,就已经有1.5万多只雏鸭死亡。

  寻因  两次鉴定 抗体是“元凶”

  1号棚使用正规厂商生产的抗体,小鸭都很健康,其余三个棚使用朱某的自制抗体,小鸭全部死亡,徐先生猜测问题一定是出在朱某的这批抗体身上。为了证实这一观点,徐先生取了8只死鸭拿到寒亭区畜牧兽医局鉴定,解剖后发现8只死鸭注射抗体部位出现炎症、水肿、出血,所注射的抗体形成异物,肝脏呈土黄色,肠道坏死出血,肾脏出血。经综合鉴定,雏鸭的死亡原因是注射抗体引起的急性败血性死亡。

  随后,徐先生以还需购买抗体为由,将朱某叫到自己的养鸭场。朱某到养鸭场后,看到成片的死亡鸭苗,顿时慌了神,嘴里支支吾吾,说不清小鸭死亡原因。在徐先生拿出寒亭区畜牧局出具的鉴定结果后,朱某不予认可,要求去山东畜牧职业学院重新鉴定一遍。该学院的工作人员再次印证朱某的自制抗体为伪劣兽药,是致使雏鸭死亡的元凶。两次鉴定结果摆在眼前,朱某见没法继续推卸责任,便口头答应补偿徐先生损失。

  但是,离开山东畜牧职业学院之后,朱某夫妇便立马将手机关机。

  电话打不通,人也找不到,无奈之下,徐先生只好拨打了报警电话。接到报警后,民警通过摸排调查,很快将朱某抓获归案。

  交代  兑水凑数 成本每斤10元

  在法官的询问下,朱某交代了自己制作和销售卵黄抗体的经过。42岁的朱某是大专文化程度,学的畜牧相关专业,从2005年开始与妻子在村里养殖鸭苗。凭借多年的养殖经验及所学专业,朱某对于鸭病毒性卵黄抗体有了自己的“见解”。自2013年起,朱某买来经过免疫的种鸭蛋,将蛋黄分离出来,再加上甲醛搅拌,自制成鸭病毒性卵黄抗体,为自己饲养的雏鸭注射。“只要掌握好比例,就不会出现问题。”朱某说,多次注射没有问题后,他觉得有利可图,便通过四处发送名片的方式对外出售鸭病毒性卵黄抗体。

  朱某自制的鸭病毒性卵黄抗体成本只有大约10元/斤,而对外出售则达到了20元/斤。成本低是因为每斤鸭病毒性卵黄抗体的成分除了按比例加入种鸭蛋蛋黄及1毫升的甲醛外,其余的全部用矿泉水凑数兑成1斤。

  归案后,朱某赔偿被害人徐先生损失33000元。3月16日,寒亭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被告人朱某犯生产、销售伪劣兽药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800元。

  本报记者 陈怀禹通讯员 黄腾腾


初审编辑:庄重
分享到: